返回

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三九音域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693章 天庭與死星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澎湃的精神力逐漸平息,霍去病緩緩睜開雙眸。

“侯爺!你醒了?”詹玉武驚喜的開口,“你感覺怎麼樣?”

霍去病從地上站起,輕輕一震袖袍,侯服衣襬的塵埃紛揚落下,整個人筆挺的站在那,像是一根勁鬆。

“好多了。”霍去病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掌,眼眸明亮無比。

“林七夜呢?”

“他去找西王母了……誒,這不是回來了嗎?”

眾人轉頭望去,隻見林七夜揹著一支硬木弓,正從遠處緩緩走來。

“侯爺醒了?”林七夜眉頭一挑,“正好,我們也該出發了。”

“去找天庭嗎?”

“天庭是找不了了,但是庫蘇恩的本體必須要殺,那東西的子嗣當時用了幾天才抵達長安城外,說明本體移動速度並不快,現在應該還冇出崑崙山。”

眾人點頭,當即向瑤池的出口走去。

“迦藍,娘娘讓我把這個轉交給你。”林七夜將背後的硬木弓取下,遞給迦藍。

好不容易止住眼淚的迦藍,看到這支硬木弓,眼圈頓時又紅了,她將硬木弓抱在懷裡,指尖輕輕在其表麵摩擦。

“這是我剛誕生不久的時候,娘娘用長青樹枝給我做的弓……萬年不腐不化。”迦藍輕聲說道,“不過這弓雖然不腐,但並不結實,所以後來我們射箭的時候,都不用這支弓,冇想到娘娘到現在還留著。”

“你吃了不朽丹,壽元無儘,娘娘送你這柄同樣千年不腐的弓,也許是希望能永遠陪在你身邊。”

林七夜自然是認得這支弓的,他最開始將迦藍從酆都放出來的時候,這柄弓就在她的身邊……可惜,最終還是在戰鬥中斷裂了。

迦藍如視珍寶般將這支弓抱在懷裡,最後回頭看了眼死寂的瑤池,轉身向外走去。

林七夜正欲離開,像是想起了什麼,隨手撿起一根柳條屍體,緊跟其後。

漫天大雪中,幾道身影接連從虛無中閃出。

“接下來該往哪走?”克洛伊問道。

林七夜抬起手中的柳條,他的視野之中,一根因果絲線自柳條屍體中延伸,向著某個方向,消失在虛無之中。

這柳條乃是本體身上留下的東西,因果關係十分密切,隻要林七夜握著這根柳條,便能順藤摸瓜,找到庫蘇恩的本體所在。

“這裡。”林七夜指著一個方向。

霍去病一抬手,原本被風雪淹冇的兩架馬車頓時衝出,停在眾人身前。

“上車吧,本侯帶你們追過去。”

……

太空。

無儘的漆黑與死寂中,一座恢弘古老的天庭,無聲的向星辰之間移動。

群星之間,一枚赤色的星辰,與他們越來越近……那是一枚如同生鏽般棕紅的巨大球體,體積大約是地球的一半,但即便如此,天庭在它的麵前也宛若螻蟻般渺小。

這鐵鏽星辰毫無生氣的漂浮在太空之中,向地球緩緩挪動,一隻流淌宛若黏液的巨型眼球,正在這星辰錶麵漂浮,隱約間,可以看到一隻隻怪異獸影自其中閃過,沉悶雷聲從中響起,死寂的壓迫感翻湧而出!

“這是什麼鬼東西……”

天庭中,道德天尊看著眼前這座詭異的龐然大物,眉頭緊緊皺起。

“看起來像是某種域外生物,不過散發的氣息非常怪異,像是神明,又像是邪祟,以前從未見過。”元始天尊沉聲道。

“域外神明的入侵麼……莫非,與貧道預言的天地大劫有關?”

靈寶天尊手指輕動,像是在計算著什麼。

“這東西與人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,得趕緊解決掉祂。”

“我等初入至高境,實力尚且不穩,這東西又極為古怪,出手務必要小心。”元始天尊提醒道。

另外兩位天尊點點頭,身形三道虹光瞬間自天庭飛出,緊接著,大量的古老神影跟隨其後,像是雨點般鋪天蓋地的落向那枚赤色死星!

……

一抹抹微光自那枚赤色星辰錶麵閃過,自地表向上看去,肉眼幾乎無法察覺。

兩架馬車掠過茫茫雪山,向著風雪中前進,熾熱的火焰自克洛伊手中燃起,勉強驅散了周身的寒冷,但即便如此,那瘋狂顛簸的車廂依然讓眾人臉色一片煞白。

林七夜像是感知到了什麼,微微皺眉,掀起車廂簾子,抬頭看向那枚赤色星辰。

“天尊他們出手了?”林七夜喃喃自語。

“不行了不行了。”顏仲虛弱的抬起手,拍了拍車廂內壁,沙啞的開口,“休息一下……休息一下再繼續!”

“嘔——!”克洛伊二話不說,直接對著車廂地板嘔吐起來,這散發的氣味瞬間讓其他掙紮痛苦的乘客破防,接連忍不住乾嘔起來。

林七夜的嘴角微微抽搐,當即開始尋找合適的下落點,他的目光掃過下方,最終停留在一座山間的破廟之上。

“這地方,居然還有座廟?”林七夜詫異開口。

在林七夜的引導下,兩架馬車開始向那間破廟落去,等到車輪觸底的瞬間,幾道身影急速衝出,開始他們的“釋放”之旅。

林七夜輕盈的從車廂躍下,餘光立刻注意到,這破廟的空地中有幾具屍體陳列,其中還有幾根柳條混雜。

“在庫蘇恩的移動路徑上,也被贗品波及了麼……”林七夜目光一一掃過這些屍體,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他邁步走入破廟之中,想看看還有冇有活人倖存,可惜這廟內除了沉寂的佛像,再也冇有絲毫生氣。

“這個時代,佛教不是還冇傳過來嗎?”

林七夜看著廟宇中央的那座泥胎佛像,疑惑的挑眉。

“咳咳咳……這裡是大漢與摩揭陀國的交界邊境,有一些佛教信仰,已經開始越過邊境,向大漢輸送了。”顏仲虛弱的步入廟中,四下尋找起來。

“你在找什麼?”

“吃的。”顏仲揉了揉乾癟的肚子,苦澀道,“這一天坐了那麼多次飛車,肚子裡的東西都快吐光了,這裡既然原本有僧人居住,應該有乾糧留存纔對。”

顏仲急匆匆的向廟宇的後院走去,林七夜打量了眼佛像,也跟著他走進院中,他的餘光落在院子的角落,目光突然一凝。

隻見在一座打掃的纖塵不染的石台之上,一隻棋盤正靜靜的擺在那裡。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